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背景:

阜阳探寻刘锜

[日期:2013-08-02] 来源:铁血社区  作者:网络 [字体: ]

    九月底的天气,已经是秋意凉凉,我跟朋友来到阜阳的这天,天空下着小雨,从阜阳车站出来,天空已经因为下雨的缘故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在蒙蒙细雨中看阜阳,我找不 到半点历史的痕迹,一样的马路,一样的人群,甚至听起来亲切的语言,恍惚间我好象 置身在一个不知名的长象相似的北方城市,寻找千年前顺昌保卫战的抗金英雄刘锜在这 里的足迹是我到这里的目的,我要寻找的刘锜象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寻。


      第二天的早晨,整个阜阳经过一夜小雨的冲洗格外的清新湿润,呼吸着难得的清新空气 ,我们拿出地图,在阜阳城的西南方向找到了刘锜祠三个字,坐上出租车,朋友忍不住问司机知道不知道刘锜,没想到健谈的司机滔滔不绝的说着他所知道的刘锜,岁月已经 无情的把刘锜淹没在了阜阳的泥土里,在司机的嘴里,他摇身变成了一个一百多岁的老道,刘锜在他嘴里变得我们不认识了,这个老道的子女现在还住在祠里,等于是兼职看管刘锜祠。我感叹时光无情的同时心里为这位抗金英雄心酸了一把。出租车沿着曾经是城墙的一条大道上行驶,这条路看起为地势稍高,也许是建在城墙上的缘故吧,路的一边是一条不知名字的小河,我没有理由不怀疑它是以前的护城河。我努力把所有的想象力调动起来,也无法把这条平坦的大路跟一千年前城墙联系在一起也许正在我走过的这段路上,刘琦曾经站在这里,眺望着城外,悲愤和勇气写在他的脸上,他的面前是大举入侵的金兵,他们的铁骑就踏在阜阳的城门外。今天在这里我已经闻不到历史的味道,我的面前是青葱的树木,小河这有人在钓鱼,一切都是这么安逸祥和。 大路不是一直宽阔着,在由西向北拐弯的地方,路突然变窄了,司机停了下来,说到了刘锜祠了,我在车上东张西望了半天,重新把茫然的目光投向司机,司机用手一指拐变处的一个破房子说:就是这里。来不及感慨,急急忙忙下了车,如果不是这个院门头上三个字我宁愿相信找错了地方。可是看着那个八十年代出产的大铁门,那个门头白灰墙皮上斑驳的刘锜祠三个字,我张嘴结舌,我不知所措,一时半会儿我接受不了这位英雄人物的在阜阳的归宿,这位把阜阳城的命运跟自己甚至家里人的生死系在了一起的英雄是在这里被供奉着?这位为了保卫阜阳城把生死置之身外的刘锜就在这样的地方被我们来纪念着吗?我不愿意也不敢相信,我不甘心的绕着这个只有三四间房子宽的院子外围转了一圈,期望找到能与之相匹配的东西,可是除了从墙内伸出头的大枣树外,我什么也没看到,后面是一个废品收购站,左面是一个黑头土脸的加工碳的小作坊,门口杂 草倒是长的旺盛无比,充满活力。院里的枣树想必结了不少果子,从墙头上伸出的树枝 把熟透的红枣甩在了院外的泥土里,眼前的这个破旧民房一样的刘锜祠,我宁愿它不存在,也不希望看到是眼前这样的情景,看着它,只能让我心酸难言。

       观察的结果只能让我们沉默无语,带着酸楚我把那个大铁门拍的山响,拍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更让我伤心。这个铁门倒是门中有门,推开门上那个象探监用的小窗口,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伸进去,其实不用伸进去也能看个清清楚楚,因为院子实在是太小了,一眼就扫完了,把眼光伸进院里,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仿铜的大香炉,想必这里没有 我现在看起来的凄凉,也是有人来烧香的,只是不知道他们的香是烧给谁的,在这里知 道刘锜的人已经不多了,在这个大香炉的后面是三间典型的中国古代建筑,不知道是何 年何月建的,不过从比现在砖个头大不少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明清的建筑吧,两边是明显七八十年代的小平房,院子里挂着居家过日子的家什,目光扫了一圈之后,我惊奇的 发现正殿的窗户下(如果可以叫它正殿的话)居然躺着一只狗一只猫,它们俩对我的又拍门又叫人的举动充耳不闻,毫无兴趣,居然眼都不睁一下,相偎着睡得热火朝天,这两个对我不理不睬的小家伙让我的心情放晴了一些。进不了院子找不到人,我们只能又围着它转来转去,在外面的围墙上我看到了关于刘锜祠的简介,斑驳的墙体已经让我看不清楚写的什么了,旁边是刘锜大战金兀术的墙画, 同样斑驳的画面,虽然画的有点不入眼,但是我依然看到了画面里那个的金戈铁马的时代,听到震耳的杀声,看到了南宋的这位抗金英雄在顺昌一战保家为国立下的汗马功劳 。一千年前的这里,刘锜也站在这个位置,他眺望着城外,眼前东北方正是金军杀过来 的方向,我可以看到他眼里的愤怒和悲壮,他的面前是被金兵践踏的大宋江山,他的身后是无助的大宋臣民,虽然兵力悬殊,他仍然决心同金兵在顺昌决一死战。出生在甘肃天水的刘锜,出身名门,他不止是在抗金时才表现出他优秀的军事才能,早在 最早做陇右都护时,他与西夏人作战,屡战屡胜,以致于传说西夏的小孩哭的时候,只 要有人吓唬说:“刘都护来了!”小孩就不敢再哭,事实也好传说也罢,说明刘锜的威 慑力妇孺皆惧,但是真正让他声名远赫却是在阜阳跟金兀术的这场大战,当时的阜阳称为顺昌,这场顺昌保卫战让我们见识了这位抗金英雄面对强兵宁死不屈的英勇,也从此开始了南宋收拾旧河山的北伐。北宋末年,金兵举兵入侵中原,徽宗手忙脚乱的把皇位让给了他的儿子钦宗,想把这个烂摊子扔给儿子,结果金兵攻占汴京后,把这爷俩一块绑了,连同后妃臣子皇亲国戚五千人,一起被拉到了金国,受尽凌辱。整个老赵家只剩了一个平时不很起眼的康王赵 构,当初这位康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自告奋勇去金国议和,倒是这一去让他没有被金兵 抓走,在汴京被困时,钦宗命他救援,他却一溜烟逃了个无影无踪。跑到南京(现在的商 丘)的赵构也算是因祸得福的登位当了皇帝(如果当这个高宗皇帝算是福的话),成立了南 宋。南宋立于乱世中,早已经是国破山河,一直在金的压迫下忍辱偷生。两国打打闹闹 战事不断,其间金国数次南下,高宗赵构也被吓得失去了男儿本色,不能再生儿育女,这也间接的间接为岳飞之死埋下了祸根。一直到了绍兴九年,金宋两国鉴定了绍兴协议 ,本以为可以喘口气的赵构一口气还没喘出来,一转眼的工夫,绍兴十年(1140年),金兀术这个无耻小人就翻脸不认帐举兵南侵。刘锜当时出任东京副留守,率兵2万前往赴任 ,谁知道刚走到顺昌(今阜阳市),就听到金兵南下的消息。这时故都汴京已经在金兵的手里了,之前南宋在金面前屈辱称臣换来的却是金军更加猖狂的挥弋南下,所到之处,秋风扫落叶,东京留守孟庾,南京留守路迪,都不战而降,宋军的士气已经到了土崩瓦解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刘锜权衡利害,决定在顺昌安营扎寨,带领八字军跟金兵决一死战,希望能在这里阻断金兀术南下的脚步。

       到了顺昌,他先找到知府陈规,问他城中粮食有多少,当他听陈规说城中还有米数万 斛时,大笑说:足矣。刘锜知道这一战必是大战,要守城,粮草要够,物资供应要跟得上,这样打起仗来才无后顾之忧。刘锜做好了破釜沉舟决一死战的准备,他将夫人安置 寺中,寺门前堆满柴草,说了句:“脱有不利,即焚吾家,毋辱敌手也。”做好了打败了就焚家保节的准备。在他的带领下,顺昌百姓同仇敌忾,誓死与金兵决战,有了足够的粮草,有了百姓的全力支持,刘琦做好了准备开始迎敌。

      冷兵器交战时代,没有导弹没有长枪大炮,一切都跟高科技无关,打仗主要靠的兵力和战术,战术在战争中占着重要比分。久经沙场的刘琦对战术的运用算得上是得心应手。五月二十五日,敌人的先头部队来到顺昌,刘锜已经派人在城下埋伏,抓住了二个千户,捆了送到刘锜面前,从这两个人嘴里掏出了先头部队韩常部在离阜阳城三十里外驻营扎寨,而且毫无戒心。于是他主动出击,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连夜偷袭敌营,先后杀死数千敌军。到了二十九日,一直蛰伏不动的三万多金兵倾巢而出包围了顺昌城,企图一举攻下顺昌城,刘锜亲自率兵从西门迎战,面对金兵,家仇国恨涌上心头,脸上刻着“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的宋军英勇无敌,弓箭齐下,大刀飞舞,金兵只有落荒而逃,这一战又是金兵败走。逃走的金兵并没有完全撤走,留了一部份倒霉蛋在距城十余里的地方扎下营寨。刘锜得到消息后,挑出五百骁勇善战之人,再次夜袭敌营,老天爷也开眼,偷袭的当夜,雷电交加,宋军趁着电光挥刀,电光一过就潜伏不动,把金兵杀得晕头转向,刘锜的手下按事先约定好的暗号,呼哨一打埋伏起来,又一打呼哨,他们就出来砍几个金兵,一阵呼哨之后金兵已经开始分不清敌我了,拿刀一通乱砍,宋军如此不停的打扰了他们一夜,天亮一瞅,原来砍的是自己的难兄难弟,只得又后退十五里。金兀术的大军跟在后面来到阜阳城下的时候,顺昌城中已是士气大震,人人磨拳擦掌。六月六日金兀术大军压城前夕,刘锜派人把东门北门外的所有船只凿沉,誓死一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刘汾  刘锜 
本文评论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